百家乐网址

百家乐网址>相关资讯>庄园国际娱乐开户-共读回顾|在虚构的文学花园里会有一只真实的蟾蜍——黑塞与《悉达多》

庄园国际娱乐开户-共读回顾|在虚构的文学花园里会有一只真实的蟾蜍——黑塞与《悉达多》

作者:匿名 时间:2020-01-11 12:43:14 |

庄园国际娱乐开户-共读回顾|在虚构的文学花园里会有一只真实的蟾蜍——黑塞与《悉达多》

庄园国际娱乐开户,地坛读书会

在生命的转角遇见你

地坛读书会首季“生活之道”第5期线下共读《悉达多》,本次读书会由现代文学馆编审,《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编委,北京大学文学博士易晖老师领读。

地坛读书会·共读现场

本文内容由易晖老师的现场分享编辑整理

黑塞——德国文学最后一个浪漫骑士

在20世纪上半叶或者上中叶、一直延续到60年代,黑塞可以说是在世界范围内是一位特别重要的作家,他是德国人,出生在一个具有宗教背景的家庭,他的父亲、外祖父都是基督教的牧师,都曾经在印度传教,包括他的母亲就在印度出生,他本人曾经去修基督神学。自始至终,基督教在他的写作和思想中是很大的一个底色,后来他转向更多的兴趣,也对东方的思想和哲学有很大的兴趣,从印度佛学,到中国的哲学、老庄,都有很多的涉猎,所以我觉得《悉达多》这本书的产生不是因为他的一时兴趣或者对这样的人物感兴趣,而是有他的思想、认识,甚至人生经历的基础在里面。

一般认为,他是二十世纪的一位浪漫主义作家,有人说他是德国文学最后一个浪漫骑士。对这个评价我觉得还是挺到位的。这里面我觉得可以带来两方面的问题,一方面,中国在80年代以后进入到90年代,对黑塞的研究与他的地位不是太相称,这种不太相称,可能就来自于他的风格,就是浪漫主义风格。我国90年代以后,对浪漫主义这样一个流派觉得有点过时了。一方面,对20世纪欧美文学,学界会更多地关注比如说现代主义、先锋派,对19世纪的欧美文学,会更多地关注现实主义,对浪漫主义的研究就有点过时了,这可能是对浪漫主义早期的比如歌德、席勒等人对人的成长的不以为然。

在今天来说,经过了19世纪西方资本主义的上升,涌现大量的问题,尤其是20世纪两次大战所反映出的资本主义的毛病,对浪漫主义的那样一种信念,人们不再像早期的浪漫主义那样去相信所谓自我、反抗、文明、爱,对这样信念的怀疑,引发了在20世纪,对黑塞这样的浪漫主义的怀疑。

但是我觉得黑塞其实不一样的。他虽然源自浪漫主义,但是他经历了19世纪西方资本主义的野蛮,比如说狄更斯、巴尔扎特、俄罗斯文学中对资本主义的深入批判、全方位的揭露。黑塞不是简单地回到浪漫主义,而是在欧洲资本主义经历了一百多年的上升,问题大暴露之后,他还来重新来讨论人、讨论自我、讨论精神,我觉得这个是需要我们重新来理解所谓的后浪漫主义的写作。

地坛读书会·共读现场

黑塞写《悉达多》的时代背景与个人背景

《悉达多》这本书,是他从1919年开始写作,到1922年完成。这三年时间,1919年,我们知道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时间节点,一战刚刚结束,资本主义国家之间的矛盾激烈到需要用战争来解决,把几千万人卷到其中,死亡几百万人,人类能力的大展示和乐观精神,经过了一战以后受到严重挫折。二战后迷茫的一代人,也是跟一战后的这样一个时间背景相关。另外一方面,他本人也是在经历了挫折之后开始写《悉达多》这本书。那个时候他已经写了一些作品,比如《在轮下》,但是还没有出名。他从事很多的体力工作,但是生活还是有点朝不保夕,在这个时候,他的生活基本上是靠他的出版商给他预支稿费甚至救济式地给他一些补助。这个时候,他已经40出头,当时他的妻子得了精神分裂,住进了精神病院。

他在经历这样的困境后,于时代,于国家,他看到了他所生长所境遇的时代、国家乃至世界的矛盾和爆发的问题,这些都是促使他来思考所谓人类的命运和人类命运背后的文化宗教。按照他的写作风格,他不会以一种特别宏大的总体性的视角来讨论这些,他还是一以贯之地从个体出发,从个人的精神状态、精神的追求出发来展开自己的写作,同时来思考所谓的人生和人类的命运。这是他的一个一以贯之的思路。

地坛读书会·共读现场

《悉达多》到底在说什么?在虚构的文学花园里会有一只真实的蟾蜍

在创作上这本书很有意思。“悉达多”,我们都知道它是来自于印度佛教的创始人,他的名字叫悉达多,姓氏是乔达摩。很多人就会以为,这是不是在写释迦牟尼的传记,这也是作者在这里玩用的一个手法。当然他不是为玩而玩,一方面,这是一种手法,他把这样一个历史人物或者是介于真实与传说中的人物一分为二。一方面历史中的人物还在,是佛教的创始人或者宗教领袖的一个人物,主人公反而使用了这个人物的名字,给读者一种既是在读小说,主人公是虚构的,另一方面也有历史或者传说中的人物对他的影响。

这是一种很奇妙类似于亦真亦幻的感觉,读者不断地去读一本创造性的、虚构的小说,同时去追踪他的原型的一种双重的感觉。文学上有句话叫“在虚构的文学花园里会有一只真实的蟾蜍”。为什么这只真实的蟾蜍会被安排在一个虚构的文学花园里头,比如博尔赫斯就经常玩用这样的手法,比如说他把某个真实人物放在纯虚构的小说里,比如说《交叉小径的花园》里面,就有一些类似于历史中的真实人物的设置。我们可以讨论真实的蟾蜍安排在虚构文学花园里面,会带来什么样的效果?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话题。

在文学手法上,另外一方面,这不只是一种文学的手法,还是跟他的思想一以贯之的。一方面手法这种手法是黑塞惯用的。他的作品《纳尔齐斯与歌尔德蒙》小说里面的两个主人公,以他早期的生活为原型,讲在修道院学习的两个学生,汉斯是一个好学,有些羞涩、有功名之心,刻苦学习,也求取功名。另外一个人物赫尔曼,是一个倔强的、有自己独立的探索精神的人,其实这两个人都来自黑塞本人的两面。

《悉达多》的这种设置,一方面,是因为黑塞笔下的人物,经常会设置一种二元结构的精神状态,比如说感性与理性,情感的一面与理智的一面的激烈的分裂。这个是他经常用到的一种手法。另外一方面,《悉达多》其实也有两个自我在里面。一方面就是乔达摩所体现的,你可以把它作为一本宗教小说来读,也可以作为一本人生小说来读。

从人的自我的精神追求,自我实现,虽然乔达摩其实也可以是这个人自我实现的一种方式,是人的理性的无限的呈现。另外一方面,感性在世俗生活层面的话,就是落实到悉达多的形象的塑造当中,他在感性中、在世俗生活中沉浮,去探索。这样一种手法也是他的创作思想和主题的一种很完美的呈现。

另外一方面,很多读者,甚至有学者也在讨论《悉达多》这本书中,他是在讨论佛教吗?是从佛教的教义意义上来塑造这个形象吗?我觉得是也不是,它更多地融汇了多种思想,古今中西,基督教的思想,印度的佛教,包括婆罗门,中国的老庄,甚至儒教的都有,因为他本人对这些都有涉猎。从西方文学传统来讲,“悉达多”这个形象可以汇入到西方文学的谱系当中,比如说从它的源头《荷马史诗》、《奥德赛》来说,这种主体在漫游、在生活、在实践、在人生当中自我探索、自我完成的方式是西方文学的一种传统。比如奥德赛的漫游、堂吉诃德,最典型的比如说浮士德,有相似之处。浮士德一开始也是不满足于书斋的单薄的生活,然后就走出书斋去发现、去探索、去实践、去超越,悉达多也是这样。从他对德国或者欧洲浪漫主义的吸收,这里面也可以看出来这样一种谱系。

地坛读书会·共读现场

最后我们可以看到,摆渡人的这个形象本身就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设置,《圣经旧约》里面有个人物叫押沙龙,也是一个摆渡人。悉达多与摆渡人的交流,两人相遇之后的倾听河水的谈话中,这里可以读到中国的老庄天人合一的思想。这在手法上、在人物设置上是一种综合,在他的思想和主题上的一种综合。这就很适合我们今天来读。

记得有一个人说得很好,就是说当你的人生顺风顺水的时候,你可能不会去关注黑塞,但是如果你开始遭遇挫折、感受到人的困境、人生的有限乃至人生的荒谬的时候,你会不由自己自主的去亲近黑塞。我觉得这个说得很到位。

黑塞在这本小说中,更多的强调主体的完成和实现。最后悉达多的悟道为什么是在河边完成?关于河流这个象征,我们可以从哪些方面去理解?

我们从人类文明的角度来讲,河流是滋养的,文明最开始是在河边发展起来的,可以从滋养人类、滋养世界这样一个层面来理解。老子《道德经》中讲“水利万物而不争”,它把所有的东西都吸收进来。如果我们从人生的意义上来讲,把酸甜苦辣都收进来,都纳入到自身当中,某种意义上河流和水也是人生的一种象征,比如说人生,不同的河流有急有缓有曲有直有深有浅,它是混杂的,所谓的生活、人生或者世界的多样性在河流里面能够体现出来,他把这样一些东西赋予了河流,赋予了这个过程。而且悉达多最后得到的结果是什么?他没有上天,他也不是在菩提树下顿悟,他接替他的朋友做摆渡人,所以这本小说始终不强调空,不强调寂灭,它强调什么呢?

如果我们从世俗的角度,或者不从佛教道义看的话讲,黑塞可以是在说人生的价值,或者意义,或者从花叶当中、从风轻云淡中读出别样的丰富的东西,我们通过修行或者主体的能力、智慧能达到的,我觉得这是黑塞的价值。

在西方的哲学层面的认识的价值,始终是在《悉达多》这本书中存在的,用苏格拉底的话就是“认识你自己”,你认识自己,通过认识自己认识世界,认识到了别样的东西、丰富的东西,或者是此在的生命本身。孔子讲“未知生,安知死”,我们把彼岸的死或者是佛教的层面放在外面,先不予谈,我们来谈此在,谈人生的此岸。这本书我觉得就是在强调这个,我的理解就是它在这一层面上是改写,强调此生的价值,此生如何自我完成,如何自我实现。

《悉达多》书本内容节选——河流悟道

“你,”一天,悉达多问瓦稣迪瓦,“你也跟河水悟出‘时间并不存在’这一秘密吗?”

瓦稣迪瓦现出明朗的微笑。

“是的,悉达多。”他道,“你的意思是,河水无处不在。无论在源头、河口、瀑布、船埠,还是在湍流中、大海里、山涧中。对于河水来说只有当下。既没有过去的影子,也没有未来的影子?”

“是的。”悉达多道,“我领悟到这个道理后,认出我的生活也是一条河。这条河用幻象,而非现实,隔开少年悉达多、成年悉达多和老年悉达多。悉达多的前世并非过去,死亡和重归梵天亦并非未来。没有过去,没有未来。一切都是本质和当下。”

悉达多醉心地讲着,这番领悟让他深感幸福。哦,难道不是时间令人痛苦?难道不是时间折磨人,令人恐惧?人一旦战胜时间,放逐时间,一切世上的苦难与仇恨不就被战胜,被放逐了?他醉心地讲着,瓦稣迪瓦则微笑着点头赞许。他轻抚悉达多的肩膀,接着去继续劳作。

知识可以分享,智慧无法分享,它可以被发现,被体验。智慧令人安详,智慧创造奇迹,但人们无法言说和传授智慧。这是我年轻时发现,并离开老师们的原因。我有一个想法,乔文达,你又会以为是我的玩笑或痴愚,但它是我最好的考量:真的反面同样真实!也就是说,只有片面的真才得以以言辞彰显。可以思想和言说的一切都是片面的,是局部,都缺乏整体、完满、统一。世尊乔达摩在宣法和谈论世界时,不得不将世界分为轮回和涅槃、幻象和真相、苦与救赎。宣法之人别无他途,而我们周围和内在的世界却从未沦于片面。尚无一人,尚无一事,完全轮回或彻底涅槃。尚无一人绝对神圣或绝对罪孽。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我们受制于幻象,相信时间真实存在。时间并不真实存在,乔文达,我时有感悟。而如果时间并非实在,世界与永恒、苦难与极乐、善与恶的界限亦皆为幻象。”

“怎么?”乔文达谨慎问道。

“听好,亲爱的。你听好!罪人。我是罪人,你是罪人。但罪人终将成为梵天,证悟涅槃,得以成佛。只是,这‘终将’乃为幻象。仅是譬喻!罪人并未走在成佛之路上,他并未处于发展中——尽管我们的思维认为其处于发展中,无法具备其他想象。不,在罪人身上,现在和今天的他即是未来的佛。他的未来已然存在。你须将罪人、你自己和一切人,尊为将成之佛、可能之佛、隐匿之佛。乔文达,我的朋友,世界并非不圆满。世界并非徐缓地行进在通向圆满之路:不,世间的每一瞬间皆为圆满。一切罪孽都承载宽赦,所有孩童身上都栖息老人,所有新生儿身上都栖息亡者,所有将死之人都孕育永恒的生命。没人能看清他者的道路。强盗和赌徒的路或许通向佛陀,婆罗门的路或许通往强盗。在最深的禅定中存在这种可能:时间被终结,人视过往、当下和未来的生活为同时。这时,一切皆为善、圆满和梵天。因此在我看来,世间存在的一切皆好。在我看来,死如同生,罪孽犹如神圣,聪明等同愚蠢。一切皆有定数,一切只需我的赞赏、顺从和爱的默许。这样于我有益,只会促进我,从不伤害我。我听便灵魂与肉体的安排,去经历罪孽,追逐肉欲和财富,去贪慕虚荣,以陷入最羞耻的绝望,以学会放弃挣扎,学会热爱世界。我不再将这个世界与我所期待的,塑造的圆满世界比照,而是接受这个世界,爱它,属于它。——哦,乔文达,这就是我的一些思考和感悟。”

悉达多弯腰,拾起地上的一块石头,在手中掂量。

“这个,”他摆弄着,“是一块石头。一段时间后,它或许成为土,生出植物,变成动物,变成人。过去我会说,它不过是块石头,毫无价值,属于幻象世界。或许它在进化轮回中变成人或鬼,那么我赋予它价值。过去我这么想。但今天我却想,这块石头就是石头。它也是动物,是神,是佛。我不会因它终将变为这个或那个而敬爱它,而会因为它一直是石头——正因为它是石头——今天和现在出现在我面前的石头而爱它。看到它每条纹理中,每道沟渠中,黄色、灰色中,坚硬中,我敲击它发出的声音中,它表面的干燥和潮湿中存在的意义和价值。有些石头如油如皂,有些像叶似沙,每块石头都不同,都以其特有的方式念诵着‘唵’。每块石头都是梵天,但同时,它又确实是石头。油腻,光滑。恰恰是这些让我欢喜,感到惊奇,产生崇敬——但我不想继续言说。对于隐匿的意义来说,言语无益。它总在言说中歪曲,变异,变蠢——是,即便这一点也极好,令我欢喜。一个人的宝藏与智慧,在他人听来却是愚痴,连这我也认同。”

乔文达默不作声。

“你为何与我说一块石头?”他停顿后,迟疑地问。

“并无意图。或许我想说,我爱石头、河水,爱所有我们可见并可以求教之物。我爱一块石头,乔文达,爱一棵树或一块树皮。这些是物,可爱之物。但我不爱言辞,学说于我毫无价值。它们没有力,没有柔,没有颜色,没有棱角,没有气味和味道。作为言辞,它一无所有。或许正是言辞阻碍你获得安宁。因为救赎与美德,轮回与涅槃也只是言辞。世上并无涅槃,涅槃只是个言辞。”

乔文达道:“涅槃不只是言辞,朋友,它是思想。”

悉达多继续道:“它是思想,或许。亲爱的,我必须承认我并不区分思想和言辞。坦率地说,较于思想,我更看重‘物’。正如曾在这条船上的前辈和师长,那位圣人。多年来,他除了信奉河水,并无其他信仰。他发觉河水与他交流,于是学习河水,向它讨教。河水是他的神。多年来,他并不知道每阵风、每片云、每只鸟、每条虫都同样神圣。它们所知甚多,亦可赐教,正如可敬的河水。但这位圣人在步入林中时已了悟一切。他比你我了悟得更多。他没有教义,没有书籍,他只信奉河水的启迪。”

乔文达道:“可是,你所说之‘物’是真实、实在的吗?它不是玛雅的幻象,不是图景和假象?你的石头、树,你的河——它们是真实的吗?”

悉达多道:“我并不为‘物’是否虚幻而忧虑,连我也可能只是个幻象。因此,我同‘物’并无区别。我因此觉得它们值得热爱和敬重——我们并无区别。我因此热爱它们。 你一定笑话我这种说法,乔文达,对于我来说,爱乃头等要务。审视世界、解释世界或藐视世界,或许是思想家的事。我唯一的事,是爱这个世界。不藐视世界,不憎恶世界和自己,怀抱爱,惊叹和敬畏地注视一切存在之物和我自己。”

乔文达十分惊讶。但爱和一种预感驱使他遵照悉达多的话,弯腰凑近他,亲吻他的额头。这时,奇迹发生了。在他仍思量悉达多古怪的言辞时,在他徒劳地试图抛却时间、想象涅槃与轮回是为一体时,在他对悉达多言辞的蔑视和对他强烈的爱与敬重对峙时,发生了奇迹:

他不再看见悉达多的脸。他看见许多旁人的脸,长长一队。他看见一条奔腾的面孔之河。成百上千张脸生成、寂灭,又同时存在、展现。这些脸持续地改变着、更新着。却又都是悉达多的脸。他看见鱼的脸。一条将死的鲤鱼不断张开痛苦的嘴,鱼眼泛白——他看见新生婴儿的脸抽搐着,红润,满是褶皱——他看见凶手的脸,看见他将匕首刺入另一人体内——他看见同一秒内凶手被捆绑着跪倒在地,刽子手一刀砍下他的头颅——他看见赤裸的男女,以各种体位,爱恨交织着行云雨之事——他看见横陈的尸首,无声,冰冷,空乏——他看见动物的头,猪头,鳄鱼头,象头,牛头,鸟头——他看见诸神,克利须那神,阿格尼神——他看见千万人和他们的脸以万千方式交织一处。他们互助,相爱,相恨。他们寂灭,重生。他们满是死意,满是对无常强烈而痛苦的信奉。可他们无一人死灭,只是变化,新生,重获新脸。并无时间位于这张脸和过去的脸之间——所有形象和脸静止,流动,自我孕育,漂游,彼此融合。这一切之上持久回旋着稀薄的、不实又实在之物。有如薄冰或玻璃,有如透明的皮肤或薄纱,有如一种水的形式与面具。这面具是悉达多的脸。是乔文达亲吻他额头的瞬间,他微笑的脸。乔文达看见面具的微笑,这微笑同时覆盖千万新生与死亡。这微笑安详、纯洁、微妙,或慈悲,或嘲弄,充满智慧,和乔达摩的微笑一致。就像他千百次以敬畏之心亲眼所见的佛陀乔达摩的千百种微笑。乔文达知道,这是圆成者之笑。

乔文达不知时间是否存在,不知这情境持续了一秒还是百年,不知是否有悉达多,有乔达摩,是否有“我”和“你”。乔文达的心似乎被神箭射中,伤口却流着蜜。他陶醉着,释放着喜悦。他伫立片刻后俯身望向刚刚亲吻过的悉达多的脸,望向悉达多刚刚呈现了一切形象,一切将成者、存在者和过往者的脸。这张脸并未改变。万千幻象从表面退去后,他的微笑平静、轻柔,或慈悲,或嘲讽,正如佛陀的微笑。

乔文达深深鞠躬。泪水在不知不觉中流满他苍老的脸。如同火焰点燃他心中最深的爱和最谦卑的敬意。他深深地鞠躬到地,向端坐的悉达多致意。悉达多的微笑让他忆起一生中爱过的一切,忆起一生中宝贵和神圣的一切。

期待每一次的共读和“一期一会”,期待与大家共同学习、感受和体验。

下一期11月25日下午,将由马琴老师领读:

克里希那穆提jiddu krishnamurti,被公认为20世纪最伟大的灵性导师,被印度及当代的佛家学者认为是现代龙树再来及当代的涅槃阿罗汉。

在《生活之道》这本书里,克里希那穆提敞开心扉,向青年人解释生命的意义,爱情、性、婚姻、工作、教育及人际关系的真相。教导人们抛开所谓的人士的观念,用智慧去改变自己和周围的世界。

往期精彩分享,点击链接即可回顾:

方希:如何判断一本似是而非的书,它们为什么有“魅力”

“地坛读书会”联合主办方

一起悦读俱乐部

快乐阅读 | 共同阅读 | 分享阅读

甲和灯禅意生活平台

现代人身心灵的栖息地

温暖 · 喜悦 · 安心 · 自在

地坛读书会

在这里,以书的名义

来撞见和识别与我们相同的人

遇见一本书,遇见一个人

遇见真实的我们

上一篇:通车倒计时!鲁南高铁日曲段联调联试
下一篇:78套毛衣裙搭配,助你在冬天穿得又痩又高!

Copyright 2018-2019 hicyorulma.com 百家乐网址 Inc. All Rights Reserved.